直播带货的官员们正在改变什么

游戏攻略
kkatlas.com

直播带货的官员们正在改变什么?

□翟永冠 唐弢一夜之间,官员直播“带货”风靡全国。许多政府官员化身网红,为农副产品代言,成为老百姓眼中的“带货员”。他们使用新技术,“带”出农产品的销路和互联网经济新业态;他们尝试新话风,与万千网友面对面交流,一改人们对领导干部的刻板印象。面对这一新现象,有人盛赞是走“网上群众路线”,也有人发出“不务正业”的质疑。一些议论的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问题:“带货”的同时,领导干部还要“带”什么?领导干部的直播间,对接起农户与市场。从公共管理的角度看,这更是一场政府服务的变革。在新媒体日新月异的背景下,领导干部做工作不能只是文山会海、发号施令、签字审批、纸上来纸上去,还要走出办公室,走到田间地头,深入移动互联网世界,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干实事儿。不可否认,领导干部“直播带货”,兴起于疫情特殊环境,有其偶然性。但其必然性,是新技术的滚滚浪潮对基层治理理念、方式和效能产生的根本性影响。新发展理念在基层生根发芽,以“直播带货”为代表的新治理模式不断涌现,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转变作风,以开放姿态拥抱新技术和时代变化,以更加开放、灵活、亲民的态度,解民忧、促发展,实现公共服务多元化、均等化,推进基层公共治理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然,领导干部并非专职网红,“直播带货”仍是个体助农,质疑之声也难免出现。有的认为县长做直播是“不务正业”,官员的正经事是做好政务服务;有的认为直播虽然可以吸引眼球扩大销售渠道,但难免有作秀嫌疑。在一些地方的实践中,也出现官员“直播带货”走样变形的情况。部分领导干部将直播间当成秀场,有的地方专门发文搞摊派,有的地方“亏本赚吆喝”,搞成了形式主义。然而,以发展的眼光来看,任何一种新兴形式在初期都有利有弊,这并不妨碍基层治理理念更新与改革的大方向。尤其是这种嵌入移动互联网、利用新技术手段优化行政生态、提高行政效能的有益尝试,拓宽了政府与民众互动的空间和渠道,增强了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感,值得大力探索并给予一定的容错空间。据新华社

“谢大姐”是南宁市中华中路社区党委书记谢华娟,她所在的中华中路社区位于南宁火车站附近,居住着汉、壮、回、维吾尔、苗、瑶等20个民族的群众,其中少数民族人口有4000多人,约占社区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谢华娟说,在中华中路社区,各民族居民和谐相处,亲如一家。每逢节日,身穿民族服饰的群众都会伴着音乐在社区载歌载舞。

“我在这个社区工作16年了,希望给社区居民营造一个温暖的家,社区同胞亲如一家、安居乐业就是我的幸福。”谢华娟说。

“每年都有很多居民和我们一起过节,虽然远离家乡,但还是很热闹,大家就像一家人。”来自新疆和田的买吐送·玉送说,他在中华中路社区生活了20多年,社区举办的民族节日不仅让他感到家的温暖,还让他了解不同民族的风俗文化,拉近同社区其他居民的距离。

为加强各民族居民沟通,她主动联系高校师生开展汉语培训;为推动社区居民就业,她邀请职校老师开展营销、烹饪等培训,推动建立少数民族创业街……“出了南宁火车站就去中华中路社区,有困难就找谢大姐帮忙。”在南宁务工的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同胞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2004年,一群来自新疆的少数民族同胞搬进中华中路社区,由于不会讲汉语,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面临困难。谢华娟了解到情况后,组织社区开展汉语培训,还同广西民族大学等高校开展“社校联盟”活动,把大学生志愿者引入双语培训课堂。“语言是少数民族同胞融入城市的第一道难关,只有通过交流我们才能了解他们的需求和困难,才能更好地服务群众。”谢华娟说。

“在谢大姐的帮助下,我有了自己的创业门店,现在主要卖新疆核桃、大枣、葡萄干等干货,疫情期间她还帮我申请减免房租。”买吐送·玉送说,如今他每月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一家五口已经定居南宁。

据了解,中华中路社区近年累计为20名少数民族困难群众解决子女入学问题,助力500多名少数民族同胞实现安居。社区还成立了党员服务队,帮扶社区困难群众,为2000余名少数民族同胞提供语言补习。

为了让少数民族群众留得住、有发展,2007年,谢华娟带头在社区创建“民族之家”平台,为少数民族群众提供就业服务,解决住房、技能培训和随迁子女入学等难题。2019年,社区在火车站附近建成少数民族创业街,圆了很多少数民族同胞开店的梦想。

“刚来的时候听不懂汉语,经过近1年的学习,我的日常交流没问题了,现在我还学会了南宁本地方言,大家相处很和谐,我的生意也越来越好。我很感谢谢大姐。”阿布地力艾孜孜·阿布都拉说,谢华娟对各族同胞一视同仁,大家的每句话她都放在心里,再小的事情都会处理好。

满族同胞景爱民因工作意外致残,谢华娟经常带社区工作人员探望慰问,帮助解决她的生活困难;壮族同胞黎振琴摔伤住院,谢华娟为她垫付医药费、买饭、买生活用品……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