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隐私安全之名Android11砍掉第三方相机应用选择器

VR游戏
kkatlas.com

随着安全和隐私意识的提升,谷歌已在此前的 Android 大版本更新中关闭或限制了许多功能。 而在即将正式发布的 Android 11 身上,谷歌又为相机 API 引入了一项重大的变化。 这一次,用户将无法选择第三方相机 App 来拍摄照片或视频,迫使其仅依赖系统自带的相机应用。

Android Police 指出,这项变动的核心是 Android 定义的 Intent 系统。此前开发者只需遵循一定的条件而创建一个请求,即可在相关界面中提供系统推荐的几款第三方相机 App,以供用户选择。

在英国国家剧院高清戏剧影像的潮流引领下,“上剧场Live”(Theatre Above Live,TA Live)的首部作品《水中之书》应运而生。这部赖声川创作于2009年、重编于2016年,并于2018年7月在上剧场完成录制的作品。

功能变更前后的代码对比

何炅则表示:“这个戏在巡演三年后才选择把它记录下来,可能这是最好的时机。而且拍摄中赖老师告诉我们一定要忽略摄像机,要让技术服务于剧场,而不是迁就摄像机,所以我完全没有调整表演幅度的顾虑,唯一担心的就是也许上了大银幕我会变成表情包。”400多场《暗恋桃花源》给了何炅剧场人的底气,而他自己也称大学时是以话剧小品出道,后来才走上电视做主持人的。“舞台是我习惯性的地方,是我熟悉和喜欢的,所以高清影像这种尊重舞台表演的记录方式我欣然接受。”

“高清剧院现场”让赖声川

尽管谷歌没有给出更具体的原因,但一些人猜测,此举或可防止某些用户被恶意相机应用诱骗(比如设置成默认相机 App),然后用它来捕获一些本应保密的内容。

直到戏剧电影首映,何炅和赖老师才知道了多多心里的一个小秘密:从1岁半便被父母带到《暗恋桃花源》的后台,后来几乎能够脱口而出每个角色的台词,而她心中一直有个小愿望,就是如果有机会演话剧,那第一个戏一定要是《暗恋桃花源》。直到爸爸问她是否愿意参演《水中之书》,她开始拒绝,后来考虑了一下,如果演《暗恋桃花源》可能还要等上很多年,便答应了出演“水儿”这个角色。

《水中之书》的拍摄是分三天进行的,八个机位同时捕捉,但之前的彩排和两场演出,摄制团队都会在现场观看,更不会因为机位牺牲观众的座位,不使用摇臂,就如同正常演出一样。剪辑时,赖声川只是在途经伦敦时去看了下剪辑的现场,提了一点小意见,便完全交给拍摄团队了。

两年前的拍摄,今年终登大银幕,似乎在这个因为疫情让戏剧从线下转线上的元年推出,更加顺理成章。而眼下,何炅和赖声川都已经被黄磊发了通告,两人即将参加黄磊参与策划的一档综艺《戏剧新生活》。

首映式也是赖声川、何炅、多多等人第一次在大银幕看到这部作品,相比赖声川和何炅的忐忑,小女孩多多反而最为淡定,一如她在剧中的角色,对世界充满未知,却又笃定未来。放映中,何炅的收放自如,多多的纯真美好,都在大银幕中得到了放大。放映结束后,观众意犹未尽无人退场,何炅的一句“谢谢大家”才将大家拉回到现实中。

更新之后,Android 11 将自动提供预安装的相机应用来执行这些操作,而不再给第三方 App 提供候选的机会。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一直以来,都是妈妈陪她对词,而她其实来剧组时就已经背下了所有台词。何炅说:“多多第一句台词出来,我就像被电打了一样。她是我从小抱着长大的,我怕她接受不了剧中角色悲惨的人生,但她反而是台上最淡定的那个。多多是神奇的宝贝,她在片场不会要吃要喝,是非常有规矩的小孩。她很少流露出孩子的淘气,非常有礼貌。记得有一次演出结束,她和每个人告别道谢,但上车就哭了,她虽然舍不得大家,可是不会流露出来让别人也难过。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她已经很有一些担当了。”文/本报记者 郭佳统筹/满羿

从2009年赖声川应香港话剧团之邀创作《水中之书》探讨和反思生命之快乐的途径与意义,到2016年重修剧本、改变主角性别、由何炅领衔首次在上剧场演出,直至2018年多多加盟出演剧中神秘小女孩“水儿”,再到2020年,“快乐”与“生命”的探讨在大银幕上继续发生……历经十余年,作品终于完整。

从看到英国国家剧院的戏剧电影而逐渐认同“剧院现场影像”的形式在美学上成立,赖声川也终于说服自己放弃一直认同的百老汇定律——戏不演了才会拍电影。

登上大银幕会变成表情包

说服自己放弃百老汇定律

从小看《暗恋桃花源》,又是赖声川大大看着长大的,多多对于看起来与她年龄不符的赖声川哲学有着通感般的认知。赖声川说:“多多之前,‘水儿’都是大人来演的,但是当一个真正的孩子来演,一张口的感觉就是对的。如果碰到一个其他的小孩,我可能不知道怎么去解释‘水儿’这个角色,但多多不用解释,她就懂。”

据悉,“高清剧院现场”的概念在进入21世纪后逐渐在欧美兴盛,目前已经被引入中国的NT Live系列放映是其最为著名的系列。它甄选当今世界舞台上最优质的作品,采用多机位取景摄制,通过卫星向全世界剧院影院进行高清直播,或者通过数字拷贝等介质进行循环录播放映。“上剧场Live(TA LIVE)”的开启会让上剧场的优秀舞台剧作品不受时间和地域的限制,以更低的票价触及更多观众,让人们认识剧场,爱上剧场,最终走进剧场,而这也正是赖声川最终被说服的理由。

对于某些并非专为摄影而构建的 App 来说(比如向二手交易平台上传一张 咖啡 杯的图片),此时 Intent 系统就能够发挥很好的作用。遗憾的是,在即将到来的 Android 11 系统中,情况将发生巨大的转变。

2018年影像的拍摄现在看来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何炅说:“如果那年不拍,多多很快就会比我高了,那样我再演她的哥哥就不可信了。”

话剧首演前,多多形容自己紧张到心脏已经到喉咙了,但开口讲第一句台词后就不紧张了。不过彩排时一个忘词的瞬间还是让她记忆至今:“当时我坐在木马上,突然就忘了词,那时我觉得我看了小何炅一个小时,那一刻真的害怕了。”不过何炅说其实也就2秒钟,后来他们很快就调整了一下,直接说下面的台词了。

根据谷歌问题追踪器( Google Issue Tracker )上的表示,该公司称之“是为保护用户隐私和安全而作出的正确权衡”。

何炅与赖声川自去年乌镇一别,此次是一年后的再度重逢,赖声川用“就好像消失的一年”来形容2020年,“我们1月底回台湾过年,从冬天再回来变夏天了”。如果没有疫情,何炅本来应该在9月启动《水中之书》在澳门的演出,11月开启《暗恋》在全国的巡演。“因为疫情,每个人都有机会沉淀,而这次也真的是我第一次坐在台下看自己演戏。赖老师让我做什么事我都会去做,不会去问为什么,但在做的过程中会逐渐悟到赖老师要做什么。就像《水中之书》创排时,赖老师说一个戏请我来演,没有剧本,而且不是喜剧,我当时就答应了。我知道赖老师一定会写一个虽然很适合我但又不是我的角色,但那时我并不知道我和剧中的何实是什么样的关系,那个过程甚至有一点点剥离。这次的影像版我同样没问过赖老师为什么,但我知道做这件事的意义,做试验的人一定要相信自己,也许会对戏剧有改变,但绝不会影响舞台。”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