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免疫”是科学还是一场冒险

VR游戏
kkatlas.com

(抗击新冠肺炎)“群体免疫”是科学还是一场冒险?

中新社北京3月15日电 题:“群体免疫”是科学还是一场冒险?

法院经审理认为,谢某与天天公司之间构成邮寄服务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天天公司将快递丢失,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在快递员上门揽收时,谢某未签署相关纸质快递单,也没有证据表明双方的邮寄服务合同存在其他约定,更没有证据表明天天公司向谢某提示了最高赔偿额。

如今,这种听上去似乎并非理性的防疫方式正成为有些国家采取的策略,分析认为,其背后原因或许来自于对疫情的不同判断。

因此,天天公司对谢某的损失应当据实赔偿,法院判决,天天公司按照货物的实际价值全额赔偿2986元。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持续蔓延,欧洲已成为疫情“震中”。欧洲多个国家先后宣布关闭边境,学校停止教学活动。与此同时,英国等国家提出建立“群体免疫”的抗疫策略,这在世界范围内引发极大关注。

帕特里克·瓦斯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判断,新冠病毒很可能会成为成为一种每年都会出现的季节性感染。因此,群体免疫将是长期控制这一疾病的对策。他担心,如果现在没有足够多的人感染这种病毒,它将在冬季再次出现,那时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将不堪负荷。

然而,就像《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所言,这样的政策或许如同“赌博”。病毒对中青年人的致死率是否将一直很低?病毒感染速度是否会突然增速,突破医疗系统的负荷?当病毒变异后,获得性免疫是否仍然有效?一系列相关问题无一不在考验公共卫生防疫系统。更关键的是,即便以当前2.3%的死亡率计算,实现对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可能导致更多人死亡,如此高昂的代价,社会能否承受?

因此,人们发现部分国家采取了与封城和禁止社会流动几乎相反的防控建议。在现阶段,不再把重点放在防止疫情扩散上,而是以减少损失为主。有分析认为,该策略是在等待两件事发生:第一,期待专门针对新冠的特效药或者疫苗能够尽快研制出来;第二,期待有越来越多的身体健康的中青年人能够通过感染新冠病毒而产生免疫力,从而建立起一道群体免疫屏障,保护那些最危险的老弱病残。

另有学者指出,若采取不同的防控措施将会给欧洲合作应对疫情增加难度。“并非所有国家都采取‘群体免疫’策略,欧洲相当多的国家仍在进行边界管控和区域隔离,仍将重心放在防止疫情扩散上。”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汤蓓对本社记者表示,“如果不能做到协同一致,将对全球防疫造成影响,尤其是对医疗体系脆弱的发展中国家。”

澎湃新闻记者 邱海鸿

3月11日,在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来临之际,江苏省高级法院公布了江苏法院2019年度消费者权益保护十大典型案例。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在一起典型案例中,一位丢失价值近三千元快递的寄件人获得了全额赔偿。对此,法院表示,快递公司丢失未保价快递,也可能要全额赔偿损失。

后来,谢某打电话给天天公司反映情况。对方答复,经核实,此件揽收丢失,快件运费12元,未保价,该公司愿意赔付1000元。但谢某认为,天天公司应按照货物的价值全额赔偿2986元。双方协商不成,引发诉讼。

对此,江苏省高院在典型案例的“法官点评”中表示,当前,很多快递公司开通网上下单功能,消费者只需要将收件地址和寄件地址等必要信息填写提交后,快递公司就派人上门揽件。快递公司员工上门揽件时不再要求寄件人签署有赔偿约定等内容的纸质单据,也不再就有关免责条款向寄件人作出详细说明。

德国哥廷根大学经济学教授于晓华撰文指出,“群体免疫”方式分为自然免疫和疫苗免疫。疫苗免疫是主动让人群形成群体免疫,达到群体免疫门槛。“由于现在还没有疫苗,所以形成免疫群体的方式只有一种:主动或者被动感染。”

法官点评称,如果快递公司希望通过免责条款限制最高赔偿额,应当向消费者尽到明确的提示和说明义务,让消费者充分知晓有关限额赔偿的约定。如果快递公司未能全面履行提示和说明义务,那么当发生快递损害的情形时,快递公司应当承担由此产生的风险。在发生丢失快递等情况下,快递公司不能主张适用限价赔偿等格式条款,而应以物品的实际价值据实赔偿消费者的损失。

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Patrick Vallance)13日解释称,如果用非常严厉的措施来抑制病毒,疫情会在错误的时间反弹。英国的抗疫目标是让整体社会产生“群体免疫”,而不是完全抑制疫情。

对此,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我们需要采取紧急的隔离和封锁政策,而政府正在与公众在玩赌轮盘,这是一个重大错误。”

“群体免疫”作为流行病学研究领域的学术概念,在疫苗未出、疫情未止的当下被用于疫情防控,其有效性陡然成为各方争论焦点。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副所长黄波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当前语境下的“群体免疫”,正是指自然人群没有经过任何医疗手段被病毒感染后,集体会产生的抗病毒反应。

相关方面认为,当病毒已经在全世界扩散,严密的控制和隔离策略可能未必有效。如果不形成群体免疫,一放开控制,依旧容易再形成大流行。

根据法院公布的案情,2018年11月11日,谢某在网上下单将总价值2986元的4件休闲打底毛衫线衣,由天天公司负责快递出去。天天公司快递员上门揽件后,这单快递的物流信息一直显示“等待揽收”,而且没有更新。

因此,目前的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相关“群体免疫”措施也被不少媒体解读为——“防疫策略需要让人先感染病毒”。

加拿大圭尔夫大学医学教授斯科特·威斯(Scott Weese)告诉中新社记者,“群体免疫”策略与对医疗资源挤兑的担忧密切相关,希望能将暴发高峰期拖晚,错开冬春时期的季节性流感。拖晚峰值可以为疫苗研制赢得时间,也可以集中医疗资源救治重症患者。

当前,面对新冠肺炎这种全新的传染性疾病,应用“群体免疫”的有效性尚无定论,全球防疫前景依旧充满不确定性。或许正如有评论所指出,“我们不必急着做出结论,而是应该鼓励各国根据自己的国情做出不同的应对。”当下所作的一切,是为了让人类在未来找到更高效的应对方式。(完)

Related Post